OTT 组国家队出海,别只喊内容为王还要搭平台

收藏:839

OTT 组国家队出海,别只喊内容为王还要搭平台

文化部盼电信龙头领军「OTT 国家队」打出去,已在印尼闯出一片天的 CATCHPLAY 认为,别只喊内容为王,「铺了红毯,王才能走出去」,打造好的平台,比急着把台湾影视内容推向海外更重要。

「内容为王」是影视圈耳熟能详的一句话,意味着优质内容是带领整个影视产业发展的最大重点;台湾近来有不少掷地有声的好戏剧、好电影,但国际能见度还不够。

OTT 国家队迟未成军,谁来登高一呼?

去年底,中华电信 MOD 超越 200 万户记者会,文化部次长李连权「许愿」,盼中华电号召台湾内容业者与 OTT 伙伴筹组「OTT 国家队」,把台湾电影、戏剧相关内容带上国际;文化部手握银弹,也希望参与策略投资,协助整个国家 OTT 产业向外发展。

然而半年多过去,「OTT 国家队」迟未成军,不少 OTT 伙伴开始急了,台湾线上影视产业协会理事长钱大卫说,「很多 OTT 业者都有意愿,就差谁来登高一呼,盼政府推一把,补上临门一脚」。

中华电信以「务实」角度看待此事,董事长谢继茂对中央社记者说,「这部分一直都在谈」,但是筹组国家队「没那幺容易」,中华电专长在传输,后面还有内容、製作发行等,有赖其他产业协助,毕竟「内容为王」。

「担心台湾原创戏剧、电影的内容产量,怎幺跟韩剧、中剧抗衡?根本不足以支撑平台走出去」,业界知情人士认为,台剧要走出国际,必须面临全球残酷舞台的考验,想助攻台湾 OTT 出外打天下,内容必先成为主流,但投资内容除了资金,也需要时间,这也恐怕是中华电不想提枪上阵的主因。

造好平台出海更关键,别急着推台湾内容

「大家都说内容为王」,但没把通路建起来、提升用户体验,「这个王就被困在城堡里走不出去」,CATCHPLAY 执行长杨丽贞对中央社记者说,筹组 OTT 国家队,应该要先思考提供好用的平台和服务体验,「铺了红毯,王才能走出去」,透过平台让当地市场先认识你这个国家,再让台湾原创影剧「搭便车」,而不是满脑子只想把台湾内容全部打包就要推到海外。

今年与 HBO 夺下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全球版权的 CATCHPLAY,就是台湾第一个走向国际的 OTT 平台,如今已在印尼位居第一大付费 OTT 平台,共有 260 万用户,付费比例约一成,年底来自印尼市场的营收将是台湾 2 倍,预计带动明年财报损益两平。

杨丽贞说,台湾 OTT 市场太竞争,3 年前决定进军印尼市场,形容当时简直是「胼手胝足、流血流汗」。

CATCHPLAY 一开始先与印尼电信商合作,瞄準当地收入高、熟悉科技的白领阶层,与印尼独立片商签下的独家版权,加上美商八大片库支援,抓住主流市场喜好,再参考印尼院线票房占比,购入 25% 当地电影接地气,「提炼内容的价值,吸引用户愿意付费」。

而在这之中,CATCHPLAY 也「夹带」许多台湾中影修复片如《小毕的故事》、《风柜来的人》,还有夯剧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等,累计已有上百部华语片,杨丽贞说,「文化不能强求」,他们是把台湾内容一点一滴、潜移默化注入当地,「只要他们看得下去,就能做到文化外交」,别被国家队只能推台湾内容的框框困住。

扬弃本位主义,OTT 国家队打团体战

除此之外,杨丽贞也说,「整合,才能有一个国家队的基础」,而且可以在台湾先做,期待中华电带头整合,打造 OTT 大平台、内容的中央厨房,发挥技术、储存空间或是素材处理等资源共享综效,才足以和国际业者竞争,并缩短进入不同海外市场的学习曲线。

台湾影视产业生态複杂,有线电视、MOD、频道商、OTT 等业者拥护各自利益,但台湾 OTT 市场竞争,不少业者已决定打破本位主义。举例来说,本土平台 OVO 号召远传 friDay 影音、台湾大哥大 myVideo、亚太电信 Gt TV、民视四季线上影视加入「OVO AI 电视实验室」,意味着市场已有合作共识。

OVO 创办人暨执行长吴有顺也表示,透过与各家 OTT 服务的资料串接,藉由 AI 跨 App 学习用户的观影偏好,可推荐适合的影音内容,提升用户体验,也期望与伙伴一起把订阅市场做大,拓展到海内外更多家庭。

「不认为有线电视和 OTT 完全是竞争关係」,钱大卫也说,有六成 LiTV 付费用户还在使用有线电视,意味消费者想看更多元的内容,两者可以互补,盼电信商、有线电视和 OTT 业者联盟「打群架」,改变产业生态对抗境外业者,并走向海外,放眼更大的市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