缠人的女友,比鬼还可怕?

收藏:809

我本来就是一个很不喜欢被盯着的人。

「你在干嘛?」

「你那天要干嘛?」

「你等一下要干嘛?」

这三句话任凭谁问我都会在内心产生巨大的厌烦感。

年纪小的时候,还会因为不好意思让对方尴尬,而找个理由应付,但后来我终于发现,某些事情如果不让对方知难而退,那幺这些让自己困扰的状况,就会永远跟着自己,没完没了。

于是,现在对话就变成了:

「你在干嘛?」对方问。

「你要干嘛?」我回答。

偶尔也是会遇到卢翻天的:「没有啊,就看你在干嘛啊,不能说喔?」,那我也就以其人之卢,还治其人:「就不想告诉你啊,怎样?」。

然而,终于有一天,我竟也问出了同样的句子。

「你在干嘛?」…

以前我老是同情那些男生朋友,只要接到女友电话:「你在干嘛?」后,就立刻乖乖的把正在做的事情稟告与解释,有人一天中,还会接到无数通同样的来电,实在吓坏我。

「你不烦吗?」我问。「没办法啊。」他们总是看来一脸无辜。当时我真的觉得,缠人的女友,简直比鬼还可怕。

后来我遇到一个男生,让我在不知不觉中也比鬼还可怕了。

那是个很会安排行程的家伙,準备工作事宜会选在咖啡厅、再忙也会偷闲去小酒馆喝几杯、休假日就往民宿跑,朋友东南西北都有,很会过日子。

然而,他总是无法把他的安排,完整地事先告诉我。

以我这样独立自主又不近人情的个性,本来也就不可能把对方的计画照单全收,可是问题来了,当我们要约见面的时候,常常遇到的状况就是,他已经帮我安排好我的行程,但我并不知道。

「ㄟ?你不行喔…」他开始上演一脸无辜。

然后他就开心地和朋友们出游了。

然后几天我就再也联络不到他了。

由于每次都是他兴致勃勃,搞得我好像老是在浇冷水,沟通之后,达成的协议就是,当自己要安排行程的时候,都跟对方「报告」一下。虽然用报告这样的字眼很解嗨,但的确也是真的,总之,就是互相都讲一下,免得又是他安排好了,我却不行。

结果就变成,每次我都先告诉他我要做什幺,然后他就再也没答案了。

「你那天要干嘛?」成了我与他之间例行性的对话。

我可以想像当他接到我的电话,问他:「你在干嘛?」的时候,他的一脸无辜。但我只是想要确定他没有在忙,可以听我接下来要跟他说的行程报告。

以及,在报告之后,我就得接着问他:「你那天要干嘛?」,因为我得看看是否要把他算进我的安排里。

最后就是因为他总是回答我:「我现在忙,不能讲太久电话。」,所以我得问他:「那你等一下要干嘛?」,因为我得知道我等一下可不可以再打给他,继续我未完成的安排。

「你在干嘛?」

「你那天要干嘛?」

「你等一下要干嘛?」

这三句我最讨厌的问句,我全说了。

我相信他在他朋友们面前肯定一脸的无辜模样,然后会有人同情他,然后他们的结论就会是,缠人的女友,比鬼还可怕。

我不想比鬼还可怕,所以我们就再见了。

你也觉得缠人的女友比鬼还可怕吗?但你不觉得让女友变成缠人精的男友,就是鬼吗?

看电影《尸忆》的时候,女主人每次问刚刚回到家的男主人:「你今天在干嘛?」,我就每次心里发毛,这种感觉,是既讨厌这样的紧迫盯人,又讨厌被迫成为这样紧迫盯人的自己的惊悚。

如果你正被迫着成为了这样比鬼还可怕的人,是否是该好好跟那只鬼谈谈的时候了?

★电影简评:

《尸忆》The Bride/台湾/上映日期:2015-08-20

恐怖片常常沦为「空洞」的代名词,除了吓人,没别的。所以很多人总会觉得,花了时间看部电影,只能被吓,似乎有点无聊。更何况,愈是只能期待被吓,要求就会更高了,却常常看完后发现,似乎连这基本的「被吓」,都没有得到。

但以冥婚为主题的《尸忆》,却把这样的空洞完全填满了,用爱情、用伸冤、用新娘子说不出的哀怨,也用青少年面对生命的寂寞,与台湾这看似熟悉,实则陌生的习俗,填得满满的。

不得不说,虽然是台湾的民俗,以及台湾的导演/编剧/製作团队,但是日本鬼片的味道相当强烈,日本恐怖大师 一濑隆重 身为本片监製,又更是增添了视觉上的日本感。如果偏爱日本鬼片的观众,应该会更觉得本片很对味。

男主角 吴慷仁 真是演技大爆发,一场婚礼的戏,不管是故事铺陈、运镜节奏,和演员的演技,都让人看得无法喘气,相当过瘾,我给本片五棵菜。

★评分标準:

五棵菜~营养又好吃

四棵菜~营养,但不见得好吃

三棵菜~能填饱肚子,但不见得营养

二棵菜~既填不饱肚子,营养又不够

一棵菜:不是我的菜,但或许会是你的菜

★蔡灿得电影节目@飞碟电台Fm92.1/每週六 中午12:00/飞碟得电影世界